热搜榜  >   剧情热搜  >  正文

《锦绣南歌》1-12剧情简介(53)

 
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 
《锦绣南歌》是由华策克顿、克顿影视、乐橘工作室出品,黄斌、李慧珠联合执导,李沁、秦昊领衔主演,谷嘉诚、戚迹、任运杰、关雪盈、龙政璇、张兆辉、邓英、张雅萌主演的古装言情剧  。
       该剧讲述了侠女骊歌与监政刘义康在经历重重磨难后终成眷属,携手保卫国家,共同开创盛世昌荣的故事  。
       该剧于2020年7月1日在腾讯视频播出
 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1集
 
  刘宋元嘉年间,正义善良的侠女骊歌,为报杀害父母之仇,扮作舞姬,想主动联系当朝实权派奸臣陆羽,去暗杀彭城王,从小师傅就告诉她,彭城王就是她的杀父杀母仇人。陆远不仅身为五兵尚书,还手握外军,几乎控制了整个建康城,从骊歌所表滨的贵妃舞,陆羽一下子就拆穿了,骊歌的身份,骊歌说明来意以后,陆羽很快答应了他的要求,因为彭城王也是他的眼中钉,二人约定,在太妃寿宴时动手。彭城王彭城王刘义康,其实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好王爷,但他现在羽翼未丰,无法与当朝的奸臣抗衡;一想到,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自己却无能为力,彭城王就如梗在喉。骊歌的师妹阿奴,她的父母在梅州,再去刺杀彭城王之前,骊歌和阿奴商量,将来到了梅州,就让骊歌认阿奴的父母作为父母,两个人商量好以后,互相叫着姐姐妹妹,感到非常开心。在临行之前,阿奴叮嘱师兄陈少巽,如果她回不来,就将她埋在地下的,合亲酒挖出来喝了,那酒是女孩出嫁时送给夫君的,陈少巽听了,心里非常难过,嘴里说让她一定要活着回来,脸上却露出复杂的表情,阿奴还将一把梳子送给了他。在太妃寿宴的那一天,陆远特意叫来舞姬,给太妃献舞,彭城王在太妃身边坐陪,舞姬上来以后,还没开始跳舞,就扯开披风,拿出弩箭射向彭城王,眼看彭城王就要中箭,坐在他身边的六王爷,冲到他的身前,替他挡了一箭。六王爷受伤,武士们围上来,对献舞的舞妓开始追杀,彭城王盯着陆远,命人将他拿下,这时骊歌恰好出现,陆羽让彭城王先放了他,他愿意诛杀刺客,洗脱嫌疑.骊歌冲过来以后,先用弩箭射向彭城王,但箭被彭城王身边的武士挡住,骊歌一击未成,又持剑追杀彭城王,彭城王仓皇逃走,却钻进陆远的另一个陷阱。彭城王跑进一个宫殿,他身边的一个太监,突然拿出匕首刺向他,多亏他身边还有一个,对他忠心的护卫,替他挨了那刀,他虽然躲过了那一刀,但是刺杀他的太监,却将房子点着了,房里洒满了松油,彭城王逃至宫殿门口,却发现大门被人锁住。骊歌敌不过,陆远和另一个武士沈植的进攻,被打倒在地,陆羽远想杀人灭口,被沈植制止,骊歌则趁机逃走;在逃走的路上,骊歌看到了阿奴,阿奴把她的蒙面金属拿下,戴到自己脸上,并将一个手串交给她,把让她去帮自己去找父母,然后转身去引追兵。骊歌想拉住阿奴,让她不要送死,沈植突然出现,抓住骊歌,看着阿奴离去的背影,骊歌愤怒地问沈植,这到底是为什么!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2集
 
  阿奴将追兵引开不久,陆远就带人将她围住,她想冲出去救她,却被师兄死死的拉住,看着阿奴被陆远虐杀,骊歌心中十分悲痛。当她忍不住,要冲出去救阿奴时,为了不让她做无谓的牺牲,师兄将她打晕后,抱着她逃离王府。其实,丢卒保帅这事,在她们出发之前,师傅就已经做了安排,师傅就告诉阿奴,等执行完这次任务,就帮助她寻找父母,阿奴听了非常开心,让阿奴引开追兵,就是师傅一手安排的,这一切,师兄都早已知晓。彭城王被围困在火中,他和随从想撞开门逃生,但撞了多次,也没撞开,眼看二人就要葬身火海,彭城王急中生智,将一条绳子扔在房梁上,然后用绳子绑着梯子使劲往门上撞,这才把门撞碎,逃出火海。逃离火海以后,彭城王立刻来到了仁寿宫,去看了太妃和受伤的六弟竟陵王爷,竟陵王躺在床上,还没有清醒,太妃坐在他的身边暗自垂泪。看到陆宇也在仁寿宫,彭城王指责他,电来舞姬蓄意谋杀,太妃却将舞姬之事,揽到自己身上,维护陆羽,彭城王只好悻悻离开。沈植发现,来王府的舞姬的人数,总共是九人,尸体却只有八具,这说明有一人在逃,应该抓到此人,防止陆远再杀人灭口,毁灭罪证。彭城王却认为,这些刺客和陆远,并不是一伙人,陆远想自证清白,肯定也急于,找到那个逃脱的杀手,他命沈植封锁城门,盯住陆远,尽快将那个刺管抓到,而且一定要抓住活口。世人都说,彭城王只手遮天,纵容纵容奸佞,但他们并不知道,是皇上要将所有事务,推给彭城王,对这些女奸倿,彭城王现在也无力制约,所以夹在其中被世人误解,才导致想杀他的人很多。师兄带的骊歌逃了出来,骊歌清醒以后,质问他,让阿奴替她***,到底是谁的主意,见师兄不回答,她想去质问师傅,师兄将她拉住。师兄叹了一口气,提醒骊歌,作为朱雀盟的人,他们执行了一个又一个的刺杀任务,但他们从来不能问为什么,他们只能听从,现在只有杀了鹏程王,为那些死去的兄弟姐们报仇,才是她最好的选择,听了师兄的话,骊歌伤心地哭了,因为她心里清楚,阿奴一直喜欢师兄,师兄有何尝不喜欢奴,阿奴死了,师兄应该比她伤心。为了抓到逃走的刺客,陆远又心生一计,要将那些刺客尸体当街烧毁,引诱骊歌出来;骊歌明知是个圈套,但还是去了,但只是远远的射了几箭,看到阿奴和那些姐妹的尸体,被在烈火中焚烧,她心中又增加了一份,对陆远的恨。城门被封,骊歌在逃跑的过程中,被沈植的母亲任作女儿,自从18年前女儿失踪以后,沈母已错认18个女儿,沈植对母亲很是无语。为了证明,这次她没有认错,沈母从骊歌手腕上取下手串,并将那个手串敲碎,原来,在那个手串里面,还有一个玉镯,那正是女儿失踪前随身佩带之物。骊歌戴的那个手串,就是阿奴送给的,骊歌这才知道,原来,阿奴就是沈家的女儿,看到阿奴的母亲思念女儿,那焦急的模样,为了不让老人家伤心,骊歌只好先将错就错。竟陵王醒来以后,让彭城王立刻抓陆远,彭城王却故意咳嗽假装没有听见,沈植不解的问他,为什么不相信病竟陵王,彭城王告诉沈植,一来是因为,太妃在竟陵王的身边,太妃的母亲出自陆氏,所以对陆远一直维护;二是因为他和陆远之间,终有一场较量,他不想将六弟置身于漩涡之中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3集
 
  骊歌来到沈家,沈母让她住进嘉宁阁,这让沈母之前所认的另一个女儿沈乐清,心里很不舒服,沈乐清本来以沈家的大女,自居,可骊歌来了以后,她却变成了二女儿,还把住处让给了骊歌,她表面上毫不在意,私下里却开始打探,骊歌的身份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看着嘉宁阁里的一切,骊歌想起阿奴,禁不住流下了眼泪,如果阿奴不替她***,阿奴现在就能和家人团聚了,阿奴一个哥哥一个弟弟,大哥高大威猛,弟弟调皮可爱,他们对骊歌都很亲善,而这一切,阿奴却都法无感受不了。师兄在城里开了一个,名为三九堂的药铺子,那个药铺表面上是一个药铺,其实却是一个情报中转站,江湖上的消息,都可以在那里中转买卖。师兄接到师傅的指令,让他帮助骊歌,尽快取得沈家的信任,以谋后事;原来骊歌进入沈家,也是师傅的一部棋。但师兄不忍心看到骊歌,像阿奴那样惨死,所以劝骊歌尽快离开健康城,但骊歌却执意要为阿奴报仇,不仅不愿离开,还让师兄为她打探路陆远的消息。骊歌接到师兄传来的消息,陆远今晚会出现在渡口,和人进行货物交接,此时彭城王也得到这个线索,并命廷尉府的人前去捉拿,他躲在幕后观察动静。竟陵王早就发现,陆远私造兵器,有谋反的嫌疑,他把这事告诉彭城王,彭城王却不相信,如今看到廷尉府前往码头,知道彭城王已采取行动,心里虽然高兴,但因此,他才知道,彭城王并不信任他,心中不免有些伤感。彭城王躲在暗中,观察着这码头的动静,无意中与身穿夜行服的骊歌相遇,骊歌在他身上搜出一张,写着码头交货的纸条,知道他也是针对陆远而来,彭城王见到骊歌也很好奇,但骊歌却不容他开口。在来码头之前,彭城王已将陆远的心腹,裴如海抓了起来,此时,码头上剑拔驽张,廷尉府要查验货物,被陆远强行制止,彭城王正不知,是否该出面干预,骊歌突然跃出,杀向陆远,但陆远的武功,本就不弱,再加上还有帮手,骊歌不敌,最终受伤逃走。骊歌中箭,逃离码头不久,身体不支昏倒在大道上,恰逢竟陵王的轿子出现,听到远处捉拿刺客的声音,竟陵王让人将骊歌藏到轿子里,然后假装酒醉,逃过陆远的检查。陆远离开以后,竟陵王正要将骊歌送医,骊歌醒来,坚持要走,竟陵王只好任她离去;看着骊歌离去的背影,竟陵王的脸上,流露出敬慕之情,一个弱女子,就敢孤身诛杀陆远,连他这个大男人都自愧不如。骊歌离开竟陵王以后,先去师兄那治疗了伤口,然后,才回到府中;此时,沈府已乱做一团,沈夫人因为女儿一夜未归,又犯病昏厥过去。沈植发现,骊歌戴手镯的手腕处,有一处伤口,不禁对她产生怀疑,遂质问她昨夜的去向,骊歌真不知该如何回答,沈夫人醒转过来,抱住骊歌百般疼爱,并责怪儿子不该怀疑女儿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4集
 
  彭城王让人连夜突审裴如海,裴如海本来仗着有陆远撑腰,气焰十分嚣张,待看到要审他的是彭城王,一下子就泄了气,便如实供述了,他帮陆远私造武器的罪行,彭城王听了非常高兴,因为裴如海也不知道,陆远私造的武器藏在什么地方,便决定让他明,明日早朝之时,当殿指证陆远。第二天,来到大殿之上,彭城王先让人参奏,陆远私屯武器之罪,陆远自然不肯认账,按照预先的计划,便让陪出海出来指证,但彭城王没有想到的是,陆远已经暗中做了手脚,将裴如海打得人事不省。看着已不能再说话的裴如海,陆远反倒振振有词,说有人对裴如海屈打成招,想故意诬陷于他,彭城王没有想到,陆远突然玩出这一招,真不知该如何收场,这时,前线传来了好消息,沈植的父亲打了大胜仗,派人送来了捷报。彭城王听了非常高兴,便让竟陵王准备给沈将军庆功,并顺便剥夺了,陆远掌管兵库的权利,把这个权利交给沈将军。彭城王微服私访,看到骊歌在街头被人讹诈,他认出了骊歌,便是在码头上那个女子,他的随从要出手帮助骊歌,却被彭城王制止,彭城王感觉,以他对骊歌的了解,肯定能轻松处理此事。果不其然,骊歌当场拆穿了,小偷和卖瓷器的人互相勾结,想敲诈她的技俩,看到卖瓷器的恼羞成怒,要对骊歌动手,如果怕骊歌吃亏,拉着她就跑,骊歌却认为彭城王多此一举,心中并不领情。沈将军回到家中,见到儿子女儿非常高兴,但令他没想到的是,骊歌只是冷冷的叫了她一声将军,却没有叫他父亲,但老将军和夫人,都没有责怪女儿,反倒自责这么多年以来,让女儿独自在外,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。为了庆祝老将军凯旋归来,沈夫人特意让沈乐清,教骊歌弹奏一曲,还没等骊歌弹奏,竟陵王突然前来造访,竟陵王发现,沈乐清娇骊歌所弹之曲,其实是流传塞外的一只鬼曲,听到这个曲子会让人精神错乱,产生癔症。骊歌得知此事,怀疑沈乐清这么做的目的,是想让她在沈将军和老夫人面前出丑,当沈夫人让她弹琴表演的时候,她愤怒地打了沈乐清一个耳光,毫不客气地打了沈乐清一个耳光,并当场拆穿沈乐清恶毒用心。但令她没想到的是,沈乐清已让丫鬟,悄悄地将曲谱换掉,反咬骊歌无赖好人,及夜不归宿形迹可疑;骊歌无奈之下,只好拿出一个小瓶子,假装里面有一只毒蝎,并谎称她已提前在曲谱上,放了一些毒蝎说喜欢的香料,毒蝎会主动攻击,手上沾有香料之人。沈乐清的丫鬟听了,吓得面容失色,便当场招认了,沈乐清让他换曲谱子之事,沈夫人质问沈乐清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的姐姐,并当场发病昏厥过去,又人事不省,沈乐清因此沈将军和沈植等人嫌弃,让她心中更恨骊歌。看到骊歌很轻松的打脸沈乐清,竟陵王对骊歌更是钦佩,还主动帮她撒谎,说骊歌夜不归宿那晚,是和他在一起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5集
 
得知沈夫人病重,皇上不仅让彭城王赐药,而且还要将沈将军的女儿嫁给彭城王,皇上这样做的目的意在保护沈家,因为有了彭城王的联姻,陆远便不敢找沈家的麻烦。彭城王的正妃得知此事,别闹到了太妃的那里,太妃安慰她不要在意,沈家的女儿,无论如何也撼动不了,她这个正妃的位置。竟陵王得知,皇上赐婚之事,感觉被赐婚之人应该不是骊歌,以他对骊歌的了解,骊歌是一个率意恩仇,敢作敢为之人,像他这样的人,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。就嫁给一个素未谋面之人,其实在他心里,对骊歌充满了好感,也希望被赐婚之人,是沈家的二小姐。骊歌看到,沈夫人吃了皇上所赐之药,依然昏迷不醒。于是就来到三九堂找到师兄,因为师兄那里有一本要典,她隐约记得,上面记载了治疗意症的偏方,那本药典虽然没有找到,大师兄却已将它熟记于心,他让师兄把治疗癔症的偏方写下来,看着她急切的样子,师兄发现她,已经把自己当做了沈家的女儿。骊歌抓了要回到沈府,恰好遇到。陆远来沈府,向沈将军道贺,皇上赐婚之事,听到骊歌的声音,陆远感到特别耳熟,怀疑骊歌就是,在码头刺杀自己之人。带着这个疑问,陆远到大牢里提审了一个女犯,那个女犯就是,化妆成舞姬刺客之一,原来,为了查清那批刺客身份,他故意用另一个死囚,将她替换出来。陆远查获的铁面具,扔到女犯面前,质问问她面具的主人是谁;女犯看了一眼那个面具,那日去太妃府行刺之时,她们每个人都带了面具,为了引开追兵,阿奴将骊歌的面具戴上,而自己那幅被扔到地上,陆远扔到女犯面前的,就是阿奴那幅。骊歌将拿回来的药煎好,沈乐清提醒沈将军,民间偏方不可信,吃了恐怕对沈母不利,骊歌据理力争,坦言自己没有害沈母的理由,并破例叫了沈将军父亲,沈将军和沈植,见骊歌说的真诚,才放心的让他给沈夫人喂药。沈夫人吃了药以后,渐渐有了好转,看到骊歌衣不解带,精心伺候着沈夫人,本将军和儿子都对她倍加赞赏,沈乐清的心理很不是滋味,于是就偷来骊歌包药的纸,让丫鬟找医生查看里面的成分。沈夫人终于醒了过来,沈将军非常开心,沈乐清也趁机献上自己手抄的经书,说要为母亲祈福。沈夫人看了经书,突然吐血昏厥,沈乐清让大家不要慌张,她拿出一物,放在沈母口中,沈母再次转危为安。骊歌经过细查,发现沈母刚才的症状,是沈乐清做了手脚,于是她私下揭穿沈乐清,并警告她,如果再有下次,自己对她不客气,沈乐清被他吓得噤若寒蝉。沈植发现,自从骊歌来到沈家,母亲病情有了好转,弟弟沈枫也变得活泼起来,沈家又多了欢声笑语,他将一个热手炉送给骊歌,并主动向骊歌道歉,不该对他有所怀疑,你真诚的认下了他这个妹妹。沈将军把皇上赐婚只是说了,沈夫人却坚决不同意,她好不容易才将女儿找回来,不想让女儿这么快就出嫁,沈乐清主动站出来替父亲分忧,愿意带姐姐出嫁,并向父亲提出,等她出嫁以后,在公开姐姐的身份,江津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决定将骊歌暂时送出健康城。沈乐清表面上,欢欢喜喜的送骊歌出城,其实暗地里,已经让舅舅在城外做好了埋伏,舅舅提醒她,不要假戏真做,把沈将军贼真当成了父亲,当初可是沈将军贪图军功,她的父亲也不会死,沈乐清没有回答舅舅的话,他只是恨恨地爽,他永远不想再见到骊歌。骊歌坐着马车,刚离开建康城,就被埋伏的杀手追杀,他在逃走的时候,再次遇到微服私访的彭城王,为了躲避追杀,两个人一起跌落水中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6集
 
  彭城王和骊歌从水里爬上来,彭城王假装埋怨骊歌,一遇到她准没好事。不是她追杀别人,就是别人在追杀她,骊歌不理会彭城王的嘲讽,还拿出药给他治伤,彭城王为问骊歌叫什么名字,骊歌告诉他,自己名字叫侠女。彭城王让让手下进行调查发现,发现袭击骊歌的并不是陆远。骊歌找到师傅,并质问他,为什么要让阿奴替她***,师傅反劝她要以大义为重,借皇上赐婚之事去接近彭城王,并找机会刺杀他,骊歌经过思索以后,答应了师傅的要求。骊歌回到沈府,当场揭穿沈乐清要暗杀自己之事,见沈乐清十口否认,他就把沈乐清的舅舅拎出来指证,沈乐清无法抵赖,就像向沈夫人求助,必并提醒沈家,她代替骊歌出嫁所做的牺牲,沈将军这才不得不放过她。竟陵王前来宣布圣旨,沈乐清正要接旨谢恩,陆远突然出现,指责沈乐清出身低微,并非是沈家的女儿,并要启奏皇上,治沈家欺君之罪。沈将军想以,女儿丢失为由搪塞,陆远当场让修手镯的夫妇,揭穿沈将军的谎言,原来等沈夫人将手镯摔坏以后,就是找这对夫妇修的,而那个手镯全天下只有一个,是省家专门为他们的女儿制作的。骊歌站出来为沈将军解围,因为在皇上赐婚之时,他还没有回到沈府。因此沈家并未欺君,她愿意奉旨嫁给彭城王,竟陵王心情很沉痛地,将圣旨交给骊歌,他没想到骊歌会答应这门亲事,在他看来,如果沈乐清能够接旨,才是皆大欢喜之事。骊歌接旨以后,陆远让他带来的女侍,送上了贺礼,并问女侍,看骊歌是否眼熟,骊歌惊讶地发现,那个女侍,竟然是她的师妹阿陵。骊歌在接,阿陵递过来的礼物时,悄悄地在她手上拍了几下,阿陵向陆远摇了摇头,表示并不认识骊歌。阿陵的表现,早在陆远的意料之中,他们这些人,早就将生死度之身外,不可能因为酷刑而出卖自己的同伴,他之所以让灵儿出现在骊歌面前,是有另一层深意,他笃定骊歌会来救人,他决定利用她将沈家扳倒。女配的算计落空,心中充满了对骊歌的恨意,她发誓早晚有一天,她要将失去的全部夺回来。竟陵王的侍女婉儿,发现竟陵王比平时多了一份忧心,便向他询问原因,因为竟陵王的心思,他一向都明白,竟陵王就把自己的心事说了,他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一个朋友,他希望这个朋友平安顺遂,可那个朋友却将自己,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,婉儿发现他很在意这个朋友,就提醒他,要把自己的想法,向告那个朋友坦然相告,不要等错过了在将来后悔。听了婉儿的话,竟陵王就把骊歌叫到家里,问她为什么要主动接旨,把利害关系对骊歌说了,并说骊歌如果后悔,她可以帮忙退婚,骊歌却谢绝了他的好意,却告诉他,自己心意已决。骊歌发现阿陵还活的,真是又惊又喜,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师兄,并把自己要就阿玲的想法说了,在他的坚持下,师兄答应了她的要求,但让他必须听自己的安排。师兄发现,有一条密道可以直通地牢,按照师兄的安排,骊歌就从那条密道进入地牢里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7集
 
  骊歌来到地牢,陆远在地牢里惬意的喝着茶水,正等着他的到来,见到骊歌,陆远直接称呼她为沈大小姐,骊歌便将面具扯掉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陆远命人围攻骊歌,见骊歌拼命反抗,他就将刀架在阿陵的脖子上,逼骊歌就范。骊歌放下手中的刀,想和陆远谈一个条件,如果沈家的大小姐,在婚礼上刺杀彭城王,不知道是否可以,以此扳倒沈家。陆远被骊歌的诱人条件吸引,正在狐疑骊歌所说的是否是真的,骊歌假装要拿东西,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,突然将一个烟雾弹扔到地上。烟雾弹爆炸以后,师兄穿着侍卫的衣服,趁机将阿陵就走,骊歌则将事先准备好的稻草人,将陆远和侍卫们引开,并利用事先准备好的,机关暗器,成功逃走。彭城王正在调查,陆远施造武器的地点,突然有一个人掉落在他的船上,他发现掉落在船上的女人,正是他上次遇见了侠女。在侠女要离开这时,他从骊歌的头上扯下一个玉簪,故意说作为船资,骊歌则从他身上扯下一块玉佩,作为草药钱,彭城王还很关爱地,将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肩上。沈植听说又有一个女人,去刺杀陆远,立刻想到了骊歌,回家以后,他看到骊歌和母亲亲热的样子,立刻放弃了怀疑她的想法。沈家在佛堂,为骊歌举办了,认祖归宗之礼,沈乐清听说骊歌这次真了,成了沈家的女儿,脸上又露出恨意。沈植有一个心上人,他心上人的名字叫王子衿,但孙太妃为了拉拢王家,却欲将她赐婚给竟陵王,沈植也子衿意的中人,父亲让她到沈府,给沈家送贺礼,送完贺礼以后,她便迫不及待的去见了沈植。阿陵被救出来以后,她叮嘱师兄,不要把她还活着的消息,告诉师傅,下半辈子,她想为自己活,师兄和骊歌听了,都答应了她的要求。骊歌来到彭城王的船上,归还披风,听说彭城王要到栖霞山,去查陆远打造兵器的地方,便主动要求,彭城王带她前往。两个人拿着陆家的腰牌,假装是陆府新来的管家,来到陆远私造武器的那座山上,没想到却被守卫识破,在打斗的时候,骊歌发现彭城王武功,竟然不次于她,于是两个人一路打了出来。他们刚摆脱,守卫的追杀,却被另一伙人抓住,那伙人以为他们也是陆远的人,就把他俩都绑了起来。其中一个人拿出刀,架在彭城王的脖子上,逼问那些匠人在什么地方,有一群老百姓,围过来跪到彭城王的面前,求他放过他们的家人。彭城王知道这伙人误会了他们,于是向让他们声名,他不是陆家的人,但那伙人却不相信,因为在彭城王的身上,他们找到了,陆远冒充陆家的人时,所使用的腰牌。见彭城王不答应放人,周围的人义愤填膺,纷纷要求杀了彭城王和骊歌,领头的人刀尖转动,鲜血从彭城王的脖子上流了出来,彭城王发现,那个人拿到了手上,有一个黑色的纹身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8集
 
  太妃告诉竟陵王,王家是琅琊榜上的望族,他和子衿这段婚事,是早就定好的,见六王沉默不语,太妃猜到,他可能有了心上人,便问他爱的那个女孩是谁,竟陵王也叹了口气说。他只是一厢情愿。看到那个壮汉手上的纹身,彭城王问他是不是黑甲军,壮汉奇怪地看了看彭城王,脸上露出了很复杂的表情,然后淡淡的回答,以前是现在不是了。见壮汉不相信他们,骊歌慷慨激昂的说了一句,他不现他们俩难道还不相信天下的有志之士吗?就因为这一句。壮汉就暂且饶过了他们,将他们关进一个小屋子里。彭城王和骊歌的手,都被绑所在。屋子里的手推车上,女子想到她头上的发簪,彭城王变成怀里掏了出来,骊歌没有想到,彭城王竟然将她的发簪随身携。骊歌用发簪打开了,锁在手上的那把像手铐一样的锁,然后帮彭城王也打开了,他一直叫彭城王老头,因为彭城王的胡子很长,他发现彭城王的胡子有些异样,低头将它摘了下来,才发现,彭城王原来一直还用画假胡子伪装。看着彭城王清秀的面孔,她质问彭城王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用假胡子伪装,彭城王告诉她。自己是一个商人,为了对付陆远,当然要伪装一下了,见骊歌不信,他故意学着骊歌的语气说,可以不相信她,难道不相信天下的有识之士吗?骊歌被他逗乐了,便不再追问她。王妃发现彭城王私自外出,并让他的手下曹参,躲在书房假扮他,他没有拆穿彭城王,还故意来到他的书房,帮助他隐瞒,他觉得彭城王这样做不是在刻意躲避她,而是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。彭城王回来,发现太妃正在训斥王妃,很感激王妃为她搪塞,他假装很王妃很恩爱的样子,向太妃解释,王妃在为他抄袭书法,太妃发现了,他脖子上的伤口,彭城王就谎称,四位太妃上山采药,不小心划伤了,看着他和王妃一幅恩爱的样子,太妃就没有怀疑他。陆远听说有人去了栖霞山,感觉那些匠人不能留了,于是就让人杀人灭口,骊歌回到家中,意外发现手镯 好+丢失,再回来找手镯的时候,看到壮汉等人被追杀,意外救了他们。壮汉告诉骊歌,他的名字叫霍云,原来的确是黑甲军,但不满朝廷奸臣当道,所以才落草为寇,得主得知骊歌也在找,陆远铸造武器的地方,他们愿意住骊歌一臂之力。沈母去找沈乐清,有意将她洗不给桐城洛家,让她离开建康城,沈乐清想了想答应了。  骊歌回到家中,见沈枫正在沈植练剑,沈枫知道太妃要赐婚之事,心里对哥哥有气,因为他很看好子衿这个嫂子。沈植生性木讷,不善于表达,骊歌也劝他,要抓住机会,不要等错过了再后悔。子衿随父亲去见了太妃,她在太妃面前故意表现的很差,打消了太妃,让她嫁给竟陵王的念头。骊歌的手镯,被陆远的手下捡到,陆远曾经在骊歌手腕上,看到过那个手镯,陆远立刻猜到,是沈家大小姐在和他作对,现在连铸房都被她查到了,他感受到了骊歌的威胁,决定尽快将她除掉。陆远在手串上浸了毒,让人设法送到沈府,他的手下就找到了沈乐清的舅舅,通过沈乐清的舅舅找到了沈乐清,沈乐清嫁到桐城,本来就心中对骊歌充满了恨,得知此事以后,她主动主动去见了陆远,愿意为陆远效力。婶母来到骊歌的房间,从怀中拿出手串,很慈爱的带到骊歌手上,并责怪她丢三落四,骊歌问沈母在哪里找到的,沈母只告诉骊歌,是她在院子里捡到的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9集
 
  沈母将手串,戴到骊歌身手上以后,有些伤感的说,沈乐清的父亲暂时沙场以后,留下她孤身一人,沈将军总觉得对不起他,所以才将她收为义女,自从骊歌回来以后,自己沉浸在母女团聚的欢乐之中,感觉有些冷落与她,言外之意是,希望骊歌能和沈乐清和睦相处。霍云告诉骊歌,现在的黑甲军归陆远掌管,已经变成了,陆家的私人军队,骊歌发现,黑甲军所使用的兵器,都非常锋利,两个人夜探陆家,还探得消息,陆远决定,铸造完最后一批兵器以后要将所有的匠人杀死。。骊歌就把这个消息,告诉彭城王,彭城王告诉她,铸造那些兵器使用的是玄铁,是用天外知识溶于水中锻造,但炼钢之水有奇毒,长期接触,会要人性命。说到这里,彭城王突然想到,可以利用毒水之源,去寻找陆远铸造兵器的地方,因为毒水所到之处,肯定寸草不生。骊歌听了非常高兴,决定立刻带着霍云去寻找,彭城王将骊歌拉住,很怜爱地,为她捋了捋头发,叮嘱他一定要注意安全,找到以后就过来告诉他,他会派人帮助他们,两个人四目相对,骊歌近距离的看着彭城王,她那颗少女之心,早已被眼前的男人打动。回到王府,彭城王把沈植叫来,让他做好准备,带领沈府的护兵,围攻栖霞山,陆远私造兵器蓄意谋反,这次务必人赃俱获。子衿来到沈府,把他去见太妃的事说了,并直言不讳地告诉沈植,她爱的人只有沈植一个,沈植听了非常高兴,决定办完王爷安排之事,就去她家求亲。竟陵王也一直在查找陆远的罪证,但他觉得四哥不相信他,所以就瞒着太妃,私自调动了丹阳的军队,决定围攻栖霞山,他的手下,一下子就猜到了,他围攻栖霞山的真正目的,是为了帮助沈小姐。沈植刚刚调动护兵,沈乐清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陆远,竟陵王调动丹阳兵的事,陆远也已经知晓,是他来到太妃身边,这竟陵王太不懂事,他不指望竟陵王能领情,竟然还处处针对他,太妃却埋怨他,不知道和竟陵王好好关系。沈植带兵来到栖霞山,沈乐清不仅将这个消息告诉陆远,还故意假装给骊歌送糕点,当沈将军引到骊歌的屋里,看到桌子上的纸条,沈将军以为女儿被人绑到了栖霞山,于是也匆匆赶了过去。没想到他刚来到栖霞山,就中了陆远的埋伏,陆远的人用绊马索,将沈将军的马绊倒,并用迷烟将他迷晕,并绑了起来。竟陵王带着丹阳兵也到了,跟着毒水,骊歌带着他们,慢慢的接近陆家的铸造坊,陆远本来本想,制造完最后一批玄铁,再将那些匠人们杀死,后来见匠人们要暴动,他立刻下令将他们全部诛杀。骊歌带领霍云等人,决定先行一步救人,竟陵王决定跟随骊歌前往,命令他的手下季将军,带领丹阳兵边紧随其后。骊歌一行进入锻造房,陆远下令,除了竟陵王,其他的人格杀无论,骊歌想杀陆远,却因为中了手镯上的毒,数次昏迷,陆远还将铸造拉倒,骊歌差点死炉里的铁水之下,多亏竟陵王救了她,众人被陆远的黑旗军围困,形势十分凶险。季将军带领丹阳兵,刚要冲进去解救,却接到了太妃的手令,他只好让丹阳兵撤退,沈植埋伏在栖霞山上,却迟迟没有接到彭城王的命令。此时,彭城王府上乱作一团,王妃中毒,太妃将丫鬟聚集起来,让彭城王审问下毒之人,彭城王被太妃绊住,过了很久才找到机会脱身。铁水落地引发了爆炸,看到远处的火光,沈植决定不再等了,带着护兵冲了过去。骊歌醒来,见陆远逃走,她独自追了出来,誓杀陆远,追上陆远以后,她刚把剑举起来,就感到一阵眩晕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
 
第10集
 
看着骊歌拄着剑,跪在地上苦苦支撑的模样,陆远捏着她的下巴,冷笑着说,他要杀死骊歌,就像踩死蚂蚁一样但他现在还不想这么做,他还想让骊歌看一出好戏。沈植带兵冲进了铸造房,却在那里见到了他的父亲,沈将军发现锻造房里有几箱刀剑,刀剑上都刻着绥远军字样绥远军就是沈将军的军队,看到那些刀剑,他知道情况不好,赶忙让儿子带兵快走,可是为时已晚,陆远带着廷尉府的人,已经冲了进来。人证物证皆在,沈将军父子被抓了起来,彭城王想救他们,但也无能为力,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,被廷尉府的人带走,他安慰沈将军,他一定会设法,为他们洗清罪名。骊歌昏厥以后,陆远并没有将她带走,她静静的躺在栖霞山上,师兄和师弟,找过来将她救走,师弟发现她中了毒,师兄为她做了检查,他发现骊歌身上的毒很蹊跷,一时竟难以去除。沈乐清去找陆远,陆远夸奖她这次做的不错,并让沈乐清再为他做一件事,沈乐清答应以后,他将手中伪造的一些资料,交给沈乐清,让她将这些东西放入沈府的书房。陆远交代完毕,又问沈乐清,她那个假姐姐是否回府,沈乐清得知骊歌没有被杀,心中很是失望,陆远之所以不抓骊歌,其实另有深意。沈将军父子被关在狱中,他不明白,女儿和陆远到底有什么仇恨,沈植问父亲,当彭城王问他,为什么会出现在在栖霞山上,他为什么不如实回答;沈将军告诉儿子,现在骊歌就要嫁给彭城王了,他不想因为此事。影响到和彭城王的联姻,同时,因为不知道,骊歌儿的生死,他也开始为骊歌担心。得知父兄入狱,沈枫很激动的拿着剑,要去找陆远理论,多亏子衿来到沈府,及时阻止了他,看到沈家落难,子衿决定,以沈植未婚妻的身份,留在沈府。晚上,子衿听到沈家书房有动静,就进去查看,却发现书房无人,沈乐清躲在书房,将那些资料放好以后,从另一个门走进书房,和子衿聊了几句以后,若无其事地离开。竟陵王找到太妃,问她为什么要将丹阳兵调走,太妃直言不讳的告诉他,这些都是她的安排,可她所做的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竟陵王,可竟陵王并不令母亲这个人情,并讨厌母亲这样做。彭城王经过调查,发现王妃所中之毒,只是看似凶猛,其实对身体伤害甚微,他感觉这里面必有蹊跷,遂让人继续调查。竟陵王再次被四个误解,心中正在烦闷,骊歌突然找到他,见骊歌无事,他这才放了心,二人正在谈栖霞山之事,突然有人前来报告,陆远带的人正前往沈府搜查。陆远带着圣旨来到神府,怀疑沈家父子有谋逆之心,要查抄沈家所有的书信和文件,在沈家的书房,他们很快查到沈家父子的罪证。陆远带人离开以后,沈家的人正在暗自奇怪,那些罪证从何而来,沈乐清突然将怀疑的矛头指向子衿,因为昨天晚上,她在书房恰好看到了子衿,但沈母却坚信,子衿不会做这样的事。骊歌回到沈家,再次昏倒在地,太医检查以后,发现她身中剧毒,如果找不到解药,就会有生命危险,看着昏迷不醒的女儿,沈母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11集
 
  竟陵王愤怒地去找陆远,质问他为什么要害沈家父子,还有沈骊歌,陆远却提醒他别忘了,他和陆家可是亲族关系,而沈家才是彭城王的左膀右臂,而彭城王不会相信他。陆远还告诉他,骊歌的毒除,除了自己谁也解不了,并以此逼迫竟陵王,竟陵王虽不愿意与他同流合污,但被他说得心烦意乱。陆远最终将解药给了竟陵王,并提醒竟陵王,骊歌可是彭城王的女人,竟陵王听了,心中郁闷,回家弹琴时,竟将琴弦弹断,婉儿从琴音中,却读出了他的心曲。骊歌的毒解了,她想找竟陵王表示感谢,竟陵王却不愿意见她。沈家蒙难,子衿的父亲劝她离开,子衿却坚持留了下来,要陪沈家共度难关。明日即将庭审,骊歌想劝霍云,带着匠人为父亲作证,但因为他们大多是黑甲军的逃兵,他们担心朝廷,会自他们的罪,犹豫着不敢答应。骊歌心中郁闷,来到彭城王的小船上,暗自垂泪,彭城王突然走了进来,骊歌像受了委屈的孩子,突然看到了亲人,跑过去扑进彭城王怀里。彭城王觉得,只要能找到陆远所铸造的兵器,就可以为沈将军洗罪,他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,但找到那些兵器需要一定的时间。庭审开始,陆远拿着那些文书,逼迫沈家父子承认,见沈将军不招,便开始对他们用刑。骊歌焦急地等在廷尉府外,霍云没有让她失望,带着匠人们赶了过来。霍云等人当庭指证,栖霞山的铸造房为陆远所有,陆远却当场揭穿霍云黑甲军逃兵的身份,让人将他们却悉数缉拿。廷尉制止了陆远,认为霍云等人虽然为逃兵,但却是本案重要证人,于是命人先将那些人先行羁押,没他的指令,任何人不得接触。因为有了新的证据,廷尉请求,给他十五日的时间,去审问人证,彭城王很高兴的应允,因为有了这十五日的时间,他便可以找到,陆远藏武器的地方。子衿和骊歌谈起,给沈将军定罪的那些文书,骊歌觉得,这肯定是沈家内部人所为,当她得知,子衿曾在书房看到沈乐清时,便怀疑是沈乐清做的手脚。因为子衿再见到沈乐清之时,沈乐清说她是去佛堂时,从书房路过,而沈家的书房和佛堂,却在不同两个方向。为了弄清楚,是不是沈乐清所为,骊歌悄悄地来到沈乐清房中,故意将她的手镯,放到骊歌的被子上,然后悄悄的躲在一边观察动静。沈乐清醒来,发现手镯,果然吓得惊慌失措,大叫着那个手镯有毒,让丫鬟赶快拿走。骊歌从暗中走了出来,当场揭穿了沈乐清,因为她所中之毒,来自手镯,这件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。沈乐清被拆穿以后,承认下毒之事是她所为,但并不承认,那些文书是她所放,骊歌一把将她推倒,并警告她说,如果沈家父子回不来,自己一定会让她陪葬。骊歌和彭城王一起喝酒解愁,她不理解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,连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害,彭城王对此也不理解,他让骊歌不要为沈家父子担心,因为凡事皆有转机。
 
锦绣南歌,李沁,秦昊,谷嘉诚,戚跡,任运杰 
第12集
 
  彭城王指着一张地图,告诉骊歌,他已经找到了,陆远屯兵的地方,只是现在苦于没有证据,但如果能让陆远出兵围攻健康,那不仅可以救出沈家父子,而且还能将陆远除掉。骊歌也觉得彭城王的这个主意不错,就主动请缨,去陆远的府上偷取虎符,彭城王叮嘱她,一定要注意安全,看到彭城王拿出地图,而且还有调兵的权力,骊歌对他的身份,不禁产生了怀疑;她本想问一下,彭城王到底是何人,但她知道,即便是她问了,彭城王也不会回答,所以话到嘴边,她又自己打住了,在她看来,只要能对付陆远和彭城王那样的奸倿,便说明他是同道中人,无论什么身份都不重要,绥远军的李将军,跪到彭城王府前,要求见彭城王,为沈家父子鸣冤,陆远躲在暗处,看彭城王会如何处理,因为根据大宋法律,李将军无调回城,犯的可是死罪,彭城王回来,看到李将军,让他赶快出城,沈家父子如果无罪,他定会还他们的清白,李将军还想为沈家父子辩护,竟陵王突然带人赶到了。竟陵王怒斥李将军私自回城,要他将抓起来治罪,彭城王欲为李将军开脱,就小声提醒彭城王,他私调丹阳调之兵,和李将军是同罪,劝他适可而止。但竟陵王根本不听他的,不仅命人将李将军带走,还带人来到沈府,捉拿与李将军一起回城的将士。骊歌劝竟陵王,放过那些人,竟陵王却不容她说话,坚持把那些将士们都抓走了,骊歌见他变得如此不可理喻,十分不理解,竟陵王冷冷地告诉她,此一时彼一时,沈家父子犯有谋反的大罪,他必须秉公执法。师兄告诉骊歌,如今沈家已成为弃子,师傅让她尽快撤出,但骊歌却认为,沈家现在蒙难,她绝对不能坐视不管,并坚持要为沈家洗清冤屈。朝堂之上,竟陵王一反常态,开始替陆远说话,处处和彭城王作对,彭城王假装咳嗽,看着这个六弟,突然感觉有些陌生,当竟陵王提出,要将绥远军的兵权,交给陆远的时候,他气的身体都要发抖了。下朝以后,彭城王将竟陵王独自留下,问他是否知道,如果将绥远军,再交给陆远的严重后果,竟陵王却振振有词,认为陆远对大宋朝忠心耿耿,大宋朝的军权就应该让他掌管,彭城王被他气的都无语了。竟陵王的所作所为,陆远看见眼里,喜在心里,以为是他对竟陵王的开导,起了作用,于是特意邀到府里去饮酒,还将藏私兵的地方告诉了他,竟陵王假装好色又好酒,骗取了陆远的信任。骊歌到陆远符中盗兵符,她找到常兵符的地方,刚要伸手去取,竟陵王突然出现,制止了她,并示意她向正前方看,骊歌看了惊出一身冷汗,原来,在兵符的正前方,有一排机关,骊歌一旦触碰到兵符,那些箭就会射过来。骊歌这才知道,原来竟陵王没有变。在竟陵王的帮助下,骊歌成功盗取了兵符,并注意引开了陆远的注意,帮助骊歌逃脱,骊歌逃走之时,竟陵王还将一封信交到她手中。回去以后,骊歌这才知道,骊歌打开那封信,发现竟是陆远调兵的手谕,有了这些东西,骊歌决定只身前往武昌城。师兄不放心她,决定陪他前往,他们刚立离开健康城,霍云带着一部分黑甲军,也追了上来,是竟陵王偷偷将他们放了出来。
 
相关推荐
热图聚焦
精彩视频
热门推荐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热搜榜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热搜榜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QQ284028140,邮箱:284028140@qq.com

联系我们网站地图|Hotsbang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闽ICP备13012347号